自画像 – 伦勃朗哈门斯范莱茵

自画像   伦勃朗哈门斯范莱茵

自画像由荷兰艺术家伦勃朗-范-赖恩(Rembrandt van Rijn)撰写,享年59岁。图片尺寸为91 x 77厘米,布面油画。这幅画的全名”Rembrandt van Rijn的自画像作为使徒保罗”。伦勃朗的自我形象经常被重复和转化,总是深入人心,正如曾经说过的那样,它是一个完整的视觉形式的自传,”是全人类唯一的自传”。

历史上唯一一次在这些图片中体现了人格的形成,个性的成长。在我们面前是一份没有平等的人类文件。但这种前所未有的格言不应该掩盖对具体的观点,特别是因为这是最重要的事情。这是关于某个历史时期和某个国家的艺术家的自传。我们在谈论自己在特定社会地位的形象。60年代的后期自画像并没有丝毫怀疑他们没有一个人清楚地了解伦勃朗,只有他们的合奏与人格的草图形成鲜明对比,与他的矛盾形成鲜明对比。

所有的自画像都以自己的方式表达了对时间和生活的实际态度,它们的对比和矛盾反映了人类存在的先前已知的矛盾,并且只有在后来具有不断增长的力量的自画像之后,才会在社会存在与单独艺术家的个人愿望之间出现所实现的对抗。提升自己作为一种自卫手段,同时也是保护艺术和艺术家的唯一可能手段。

他们宣称伦勃朗对一个社会的自我主张,在这个社会中,艺术家对未来的陈述,以及他用”纯洁的心”对人性的看法没有根据。这解释了艺术家自己的”我”的巨大转变,直到悲剧的程度,它只是在本身寻求一种评价,并证明了艺术形式的天才的”无意识,但怪异的利己主义”。

例如,在科隆的自画像中,伦勃朗有意识地出现在我们旁边的古罗马术语僵尸的半身像,边界和时间的主权。在这个无人能避免的死亡寓言之前,艺术家以一种难以理解和神秘的笑容,用一种无法理解和神秘的咧嘴笑着,用明显的嘲弄,胜利的宁静和讽刺,用”午后光线褪色的金色光芒”来照亮时间。”Termbrandt的雕塑在掌握油漆和光线方面与他成熟的画面完美形成鲜明对比,死亡的象征是生活中昙花一现的笔触和他平静的哲学微笑。

伦勃朗的这张已故的自画像以最贴心的方式宣告了这个词的旧座右铭 – “我不会在任何人之前撤退”。伦勃朗的晚期绘画使她的形象主题达到如此自我表达的程度,其中包含的人类辩证法概念使我们最终忘记了伟大画家的绘画,肖像和自画像的动机。



自画像 – 伦勃朗哈门斯范莱茵